就是个小号别看了

一个正直的堆文小号:

我也曾身骑白马,我也曾怀藏利刃,我也曾五陵年少,我也曾醉倒花下。


现在我未垂垂老矣,心尚未迟暮,还能说几句年轻人的笑话,勉强也还有三分意气在胸间。只是也学会了疲惫地说再见,用温和的笑配合我依然还在的耿直。


谁一辈子是少年?人无再少年。


少年的余烬不在我胸中,只是点燃了他人的火。

评论(1)

热度(154)